转:香港司法的遭遇回归以来最大的寒冬


 在过去一个星期,阿米拉(Amina)这一名字,的确成为了香港社会和网络的大红人。这位早前已有两次袭警前科的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侄女,在今年初又再次涉嫌醉酒驾驶,并掌掴到场调查的警员,行为令人愤慨。然而,由于有医生精神报告证明她“是病人而非坏人”,结果Amina仅被判处 12个月感化令及罚款、停牌一年了事。

  判词一出,随即引起全城哗然。上周五,当裁判官宣布维持原判之后,更激起了极大的民怨。在刚过去的周日,就有数百名网民自发地穿起黑衣,在立法会门外游行,抗议司法不公平。

  一直以来,良好的司法制度一向被视为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,港人发现司法不公平,加以指责,并不难理解。但问题是,在任何一个社会,拥有良好的家境确实会令一个人在各方面都占了优势。而事实上,香港法律制度的潜规则,也是有意无意向富人倾斜的,这包括有钱人可以花重金聘请名大状(大律师)打官司,以及请名医撰写有利己方的精神报告,为自己脱罪等等。在以往,就有不少富豪名人打官司占尽上风的类似案件,但却未见社会有如此次般的强大反应。

  这次的名人侄女袭警案的判刑,为何会引起香港社会很大回响呢?这或许与近年香港人仇富心态越来越厉害有关。

  最近几年,香港贫富悬殊、楼价高企、基层市民生活艰难等问题日益恶化,已经在当地引发了一股仇富仇商的情绪。根据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日前发表的最新民调结果,港人认为目前“最急需处理的社会问题”一项,“贫富悬殊问题”高占首位,显示当地因“贫富悬殊问题”而出现的“仇商仇富情绪” 也到了某一程度的警戒线。

  而此次案件的判决,恰好成为港人质疑法律偏颇有钱人的一个绝佳例子。不少人指出,以往不少基层市民和警员发生冲突,尽管可能只是十分轻微的肢体接触,结果均轻易被控以袭警罪名,个别社运人士更曾经被判入狱。但这次案件,法官却以犯人的家庭和社经背景良好作为轻判的理由,明显是赤裸裸对穷人的歧视。

  事实上,网络新媒体的出现,更加深了港人的怨气。当日Amina醉酒驾驶,在“众目睽睽”下袭警的行为,整个过程都被电视台拍下,然后透过互联网广泛流传,并已引起社会各界哗然,认为案情严重。因是之故,对于她日前被轻判,社会人士莫不感到气愤。在多个网站讨论区,网民纷纷斥责事件反映凡是富家子弟犯案皆有特权,香港“司法制度已死”。

  然而,从另一个角度看,市民站在“同一阵线”,对该宗案件进行“全民公审”。如果法官顺从民意,妄下判断,作出有利民意的判决,是否又意味着法律公平呢?又如一些香港评论员指出,综观传媒及社会各界把案件的重点置于“包致金侄女”的身份,而非被告Amina本人,然后投入“司法包庇权贵”的怀疑,是否另一面的不公平呢?

  无论如何,在今年的炎炎夏季,香港人一向深感自豪的司法制度,正迎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。而事件也不得不令港府深思,日后应如何平息市民心中那股仇富仇商的怒火。

图片描述

抢沙发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