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的创业者都是穷人


他被称为“中国的头号Blogger”;他说自己是一个简单,自由又懒的人;他96年开始上网,07年进入互联网,创办五季咨询。他为何会离开donews的总编缉位置,出来投入互联网行业呢?他对互联网有怎样的认识?一起走进keso的对话人生。  若邻:“Keso”怎么发音?
洪波:其实都无所谓,怎么叫都对。一般外边的人叫/keso/,一些比较近的朋友就喜欢叫“咳嗽”。我真名叫洪波。

若邻:介绍一下你的经历吧。
洪波:很简单的,一开始是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拍纪录片,拍了十年。后来八一厂纪录片部跟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合并,我也就过去了,做过一段电视新闻,一年多点的时间。后来IDG投资的一家计算机杂志《软件》需要有人进行改版,我就去跟一哥们去做杂志,也是一年多的样子。07年底就投身互联网了,一直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互联网。

若邻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互联网?
洪波:我96年开始上网,做杂志的时候也采访过一些做互联网界的人,包括当时也做了杂志的网络版,自己就非常关注互联网,也试用了很多互联网的产品。当时中文的互联网还比较少,主要是美国的网站。感觉我的下半辈子注定会跟互联网产生越来越密切的联系,从接触互联网开始就这样的感觉。因为互联网是特别好的东西,是特别重要的工具。

若邻:怎么会成为IT评论专业户的?
洪波:主要是对互联网有兴趣,就特别关注关心。身在这个行业内,有很多的自己的看法,愿意跟大家交流。

若邻:对互联网公司资本层面的看法是什么?
洪波:互联网公司跟传统产业的区别在于,资金对互联网公司产生不了关键性的作用。比方说制造业、零售连锁,都需要巨额的资金,有多少钱做多少事。比方Google现在值几千亿美金,但在它早期它并没有多少资金。它通过技术能力、对业务的创新以及团队对创新不断的坚持,才让它慢慢成长为一家巨大的公司。

若邻:你认为做互联网的创业者的特点是什么?
洪波:相对来说,做互联网的人更年轻,社会资源积累更少,相对来说,个人比较贫穷。如同高考提供了一种相对平等的竞争机会,对过去没有什么要求。互联网也一样,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机会。第一代互联网的人,就像丁磊、张朝阳,甚至马云,当初他们都是草根,都是主流话语权之外的人。互联网的门槛相对其他低很多,很多靠个人努力就能得到。有些资源没办法轻易获得,比方跟政府的关系,还有财富的原始积累,但是学习对普通人来说却是最低的门槛。

若邻:你的标签是什么?
洪波:简单、自由、懒。我这个人生存的成本非常低,不需要很多钱就能活着。现在人们追求的生活要求越来越高,但我看来很多的所谓品质是不必要的,不是一定要拥有什么东西,生活可以变得很简单。我没有那么高的生活目标,我过得比较单纯、坦然和轻松。我不希望受到太多的束缚,无论这种束缚来自单位的上司还是外界的看法,也包括社会评价,这些会扭曲自己的人生,把自己的人生屈从于在别人的看法上。

若邻:你是什么时候体验到自己内心的?
洪波:我天生就是爱自由的人,从一开始工作就很散漫。八一厂是军队的单位,很严格,单位领导公认我是一个特别懒散的、缺乏纪律性的人。我不愿意被外界的条条框框约束,我愿意用自己的想法做事。很多人说他特别希望达到我现在的状态,可以不在乎现在单位的工资,抛开一切,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放不下。

若邻:介绍一下5季和5Gme吧。
洪波:5季是我的咨询公司,目前我的收入主要来自做一些咨询,自己同时也在做5Gme,它是一个IT圈的社交网站,同行的人更愿意这这里交流分享和讨论,我希望能维护这样的圈子。

若邻:外界觉得5Gme过于偏IT的圈子,做不大。
洪波:无所谓啊,IT人也有别的生活乐趣和追求,也可以讨论很多方面。别人来了后很快就可以感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跟他有关系的人可以留下,不感兴趣也会离开。

若邻:5季咨询有其他合伙人吗?
洪波:有,包括白鸦也是。白鸦最早通过互联网认识,他来北京后我们就成为朋友。他的咖啡吧我也是股东。

若邻:你的博客名“对牛乱弹琴”,名字由来是什么?
洪波:以前DoNews以前的会员统称“牛”,老一点的称“老牛”,资历嫩一点的称为“小牛”,对他们来弹琴,我又弹不好,就说“乱弹”。我原来在DoNews的栏目叫“kaso乱弹”。

若邻:你的评论非常精辟,你看衰、看好行业都很准,有看偏的吗?
洪波:也有看不清的时候,像阿里巴巴。4、5年前我没有特别看好阿里巴巴,因为它进入的是一个特定人群,外贸商人,这些人是我日常生活接触不到,对它没有感觉。当然现在看的很清楚,像淘宝、支付宝,都是你能用到的东西,对周围朋友的影响也看得很清楚,阿里巴巴从只是外贸商务的平台进入大的电子商务平台,做出的贡献基本上有个定论了。像51的用户群我也接触不到,它主要的3、4线城镇的年轻用户,我也没有太多感觉。能接触到的我大致有感觉。像我一直不看好电子杂志,当时很多电子杂志也融了不少钱,我觉得都是在忽悠,基于我对媒体的理解,对互联网的理解,让我能够做出一个很准确的判断,这个东西就是没有前途。过去电子杂志有一个专有的阅读器,要下载的形式的电子杂志不可能有前途,它违背了互联网本身开放的核心精神,它变成封闭的一种形式,短时间内有点兴趣去了解,但长期固定读者非常难。从内容上讲,杂志做内容的成本要求很高,大量电子杂志很劣质,很难做出精品,它对摄影、采编、基础设计的能力不可能支持这么高昂的成本。

若邻:对社交类网站有什么看法?
洪波:其实我对社交的需求不是特别大,更多的是维护一个圈子而已,我不擅长社交。有的人天生跟人自来熟,容易跟人建立关系,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跟人接触,很容易再次跟人沟通,我很难这样。社交网站我使用就是接受好友请求。对互联网创业者来说,完全靠单枪匹马很难做好事情,他缺乏很多资源,他需要很多别人的资源来互补,对他们来说,是社会交往是他们很重要的需求。

若邻:对互联网的创意性和盈利模式怎么看?
洪波:越早产生的盈利模式越难做大,越晚产生的盈利模式越容易做大。在Google之前,Overture已经在做搜索并有盈利模式,但是Overture最后只是几十亿美金卖掉,像Google现在值千亿美元。在Google之前,Overture已经探索出很明确的盈利模式,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,他们已经探索出来赚钱的方式,但并没有在盈利模式中获得更大的好处,反而是Google这样的后来者所超越。Overture是一个纯Business,它不是一个用户服务;Google首先是一个才用户服务,产生大量用户之后,才产生盈利。还有像互联网广告,DoubleClick一来就很明确怎样赚钱,但是还是几十亿美元被Google买下。现在Yahoo虽然不行,但是还是大量用户在用,在公司经营出现很多错误情况下,用户还是需要它。

若邻:你的下一个目标在哪里?
洪波:我没有目标,真的没有。从制片厂到电视台是跟着一块转的,跟着就过去了。做杂志和互联网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认为自己有兴趣,做起来比较来劲。大致上未来不会离开互联网,因为它足够的大,跟我以前做的事情不一样。纪录片越来越小,观众越来越少,但是互联网足够大,对社会影响越来越深。它有足够的地方让我产生兴趣。

图片描述

抢沙发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