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创始人是百度李彦宏的学生?


马东敏是纽约留学生圈里的“公主”,出身于科大少年班,19岁即毕业出国,聪慧度在圈里首屈一指。1995年4月,李彦宏见到公主第一眼便一见钟情。但她是“公主”,他却不是“王子”,他只能把爱慕藏在心里。

  命运照顾热心人。李彦宏每经常发一些有用的信息到留学生常去的一个新闻组。某日恰有一条信息是马东敏急需的,她立即给李彦宏发去邮件咨询详情。一见发信人的名字,李彦宏大喜:此乃天赐良机啊!

  于是回信里除巨细无遗的信息详情外,还附带了对马敏冬简短的评价,“有魅力、有知识、大方得体”。三个词直接表达了自己的好感。

  这三个词让马东敏在心里偷乐了好一阵,还来不及表态,秉承“三不”原则——不徘徊不动摇不跟风——的李彦宏就展开了热烈的攻势:借书,“电影票多了一张”,组织聚会,参加相同的公益活动……李彦宏不会死缠烂打,但发动群众为其造势的事没少干过。

  终于,连马东敏的朋友也倒戈了:“那个李彦宏是否还是单身?如果是单身,那就抓住。”谦和,说话很到点,但不造作虚伪,不会给人以被冒犯感,朋友的这些评价把马东敏对李彦宏的好感更推进了一步。

  “不成家何以立业?”恋爱三个月,李彦宏就把结婚的事摆上议程。马冬敏却也不拒绝,婚礼就定在当年的10月10日。

  10月的新泽西州已经感受到深秋的凉意。没有教堂,没有婚宴,婚礼简单到只是找一个法官给认证一下。

对这“寒酸”结婚仪式最不满的,是马敏冬的父亲。“这孩子怎么把块破布裹在身上了?”老人在合肥老家收到女儿寄来的结婚照后嘀咕。

  照片上的女儿穿的是条只适合在夏天穿的粉红纱裙——这是她翻箱倒柜找出的唯一一条礼服裙;女婿穿的是出国时带去的旧西装。都是学生,这么讲究干什么?老父亲仿佛听到女儿在大洋彼岸大大咧咧地辩解。

  我的丈夫不是加州农夫

  成家了,李彦宏的事业一路突飞猛进。1997年,李彦宏加入Infoseek(搜信)公司,在信息搜索领域里成为杰出专家,拥有华尔街道琼斯子公司70余万股期权,在硅谷买下豪宅名车。

  李彦宏自认达到事业巅峰,该享受生活了。别墅门前出现了一块菜地,陶渊明的惬意被搬到自家门口。丈夫高兴了,马东敏却火了,再高的薪水也是给人打工,“你在信息技术领域是顶尖专家,应该独立创业。”“陶渊明”却让这话左耳进右耳出。

  几周后,下班回家的李彦宏被一片狼藉的菜地惊呆了:长得好好的芹菜黄瓜田变成了一片草坪!

  马东敏早已准备好“灭火器”,就等着丈夫找到跟前算账。“我的芥菜马上就要收获了,你为什么把它们毁了?”“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,不爱惜粮食,做出决定前不和我商量……女暴君!”

  等他噼里啪啦发泄完,马东敏开始说了:“我不毁掉菜地,菜地就会毁掉我的丈夫。你是世界顶尖的IT专家,我不能让你成为一个加利福尼亚的农夫!”

  妻子的当头棒喝把李彦宏惊出一头汗:1998年,公司决策者把发展方向转为传统媒体,甚至打算放弃搜索引擎技术,而市场部的职员多数来自美国百货商店,传统而守旧。眼看着明天就要英雄无用武之地,自己怎么可以停下来吃老本了?

  看到李彦宏要奋发了,马东敏没有万事大吉。她给丈夫提了个点子:当年正是两个美国小伙子听取了李彦宏的设想方案,创办了Google,眼看人家成为亿万富翁,李彦宏悔得肠子都青了。“搜索引擎技术是你长项,不如回去搞一个中国版的Google!”

  合作伙伴也是妻子推荐的:马东敏知道丈夫需要的是一名有丰富销售经验的合伙人,曾经与自己同在一家医药公司共事、知根知底的同事成了不二人选。

  而当事业陷入低谷期,同样是妻子让李彦宏振作起来。

  回国创业前,马东敏做出决定:让丈夫回国去,自己留在美国继续发展。“这样,即使他创业真失败了,我的收入还能保证,还支持得起这个家。 ”2001年,中国互联网进入泡沫崩溃期,百度公司遇到创办以来的第一个冬天。巨大压力下,李彦宏沙哑着嗓子给大洋彼岸的妻子打电话,对未来的悲观情绪让他忍不住要去试探妻子的承受底限:“如果真的过上没有房子、没有车子的生活,你能承受得了吗?”

没有谁比自己更清楚丈夫此时的虚弱。李彦宏没有在电话里听到妻子的答复——甚至当他说完这句话后,听到的是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。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妻子的态度?他苦笑。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挂断电话后的几分钟里,妻子已经买好了回北京的机票。

  “你别忘了,Google那两个小家伙,还是你的学生呢,他们现在每个人都已经拥有30亿美元的身价了。”李彦宏站在机场,傻愣愣看着仿佛从天而降的妻子,尽管迎头就是板着脸的训斥,但他内心甜蜜无比。

  从此,“有问题,找老婆”成了他的独门武器。

图片描述

抢沙发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